青绪绪绪绪绪

坐上我的小木马,逃离这个大世界

生日贺文!

        @小躍Yakuo 


        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四人便在红教堂不同的位置出现了。


       “小木屋!小木屋!我在修机!”这是落辰的声音,


       “OK鸭,我在大门。”怪羯的美丽声音。


       “我去修废墟好了!”这是青绪的声音。


       “好哦!那我去修教堂的!……啊啊啊啊是靓仔!在我后面!!”这是小躍甜美中略带凶狠(?的声音。


       怪羯稳健的点到校准的黄色区域,“小躍你先溜一会,我们修机。”可话音刚落,BGM就响起突兀的钟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嘎额哈哈哈哈,小躍你是什么品种的魔鬼阿。”落辰鬼畜的笑声传出。


       “我的妈耶…交互斩…”怪羯无奈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这是排位啊大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躍自己也忍不住笑道,“骚瑞阿哈哈哈,你们修你们修。”


       “我去救吧。”作为前锋的青绪怎能不身先士卒,舍己为人。于是转身往小躍的方向跑去,顺手还炸了个机。


       “青绪绪~太感动了吧。”小躍说道。青绪自大的说道:“有我在,你们别想上椅子!”


       正好到了附近,靓仔正温柔的将使用库特的小躍挂上气球。使用橄榄球,青绪帅气的往屠夫的方向撞去,可不曾料想,靓仔因为小躍的挣扎往旁偏了一步,正好躲过试图携球撞人的青绪。


       “不是怎么肥四阿这个小丑,这么会玩的吗?”失误的青绪却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


       “垃圾青绪玩的真菜。”落辰嘲讽的说道,“真垃圾,玩的跟个锤子一样。”


       “没事,我还能继续撞。”青绪控制的前锋休息了片刻,便转身又冲了过去。此时的靓仔正牵着小躍气球到了椅子的前方。


      (此时的青绪内心oc:这个位置我撞过去,运气好的话还没有挂上椅子,最差也就是上了椅子我撞晕然后直接救,完全没有问题!)


        青绪撞到了靓仔,可算是没有失误的撞晕了,于是便立即点了救人键。


      (因为视角的转动,青绪并没有看见旁边金光猛然闪耀的靓仔)


        结果显而易见,恐惧震慑…………


        “唉…”怪羯无奈叹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逼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玩的什么锤子哈哈哈垃圾。”落辰的沙雕声音。


        “没事啦青绪绪,没关系的。”小躍发出了天使的声音。


         …………………青绪不说话…………………


        “还是我来救吧!”落辰自告奋勇,便操控特羸西向小躍跑来,可前面青绪的沙雕行为导致小躍早已过半,即将飞天。落辰还是高估了特羸西的移速,目送小躍乘着火箭升上天空。于是不情愿的摸起了倒地的青绪。


        这时的机皇怪羯已经用克利切压好了机,正好在落辰摸起青绪的时候打开电闸。


        辰:“喔!怪羯可以啊!”躍:“哈哈哈很会很会。”绪:“干的漂亮!”羯:“嘻嘻嘻过奖过奖”


        正在谈笑之时,靓仔已拉着无限锯赶向跑路的落辰和青绪。速度很快,片刻便赶上了。锯子拉到了落辰,可其反应很快,便凭着加速跑到了怪羯已经打开的门口。


        靓仔还在追着青绪,眼前就是一块板子,青绪大声说道:“放心!这个板子砸晕我就翻回去一个加速就走掉!”“青绪绪加油!”小躍兴奋道。


        关键的时候到了,青绪转过视角凝视小丑位置,站在板后欲砸不砸,靓仔也在板前欲过不过,一场精彩的心里博弈开始,若青绪成功砸中,定能逃脱,可要是砸不中,靓仔也绝对可以将青绪击倒。


        两位都在诡异的来回扭动走位,都在揣测对方的心理。约30秒过去,青绪稳健到了最后,靓仔却按耐不住,走到了板子可以砸中的位置,青绪立即冲出砸下板子,砸中靓仔,青绪立即点击交互,可事情能如此顺利吗?答案是否定的……就在小躍的欢呼声和落辰怪羯的惊叹声中,靓仔带着金光的一刀击中了青绪……恐惧震慑加一刀斩……“唉…这不还是倒了嘛”怪羯,“哈哈哈垃圾,还皮哈哈哈,金身教做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落辰,“哈哈哈青绪绪可以啦,已经很厉害了。”天使躍。“啊啊啊啊卧槽他还有金身!!我忘了!!”被贴心的靓仔扶上椅子的青绪。


        落辰和怪羯还试图救青绪,可靓仔走向大门,堵住出口,眼中的红光直接吓退两人。


       游戏结束。


       “垃圾哦青绪,玩的什么东西,真菜。”落辰一如既往的嘲讽道。


       “不错啦,好歹平局。”怪羯也一如既往的平和。


       “哈哈哈青绪绪可以的,我觉得很不错!”天使躍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小丑真会玩,来来来继续继续!”青绪道。


       “OK!来吧!”众人异口同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是魔冒新文鸭!(悄悄说是糖喔)

         缓推开房门,略有木头摩擦声令我渗出些许冷汗,我轻挪脚步悄声进入房间,瞥见挚爱仍熟睡在床,泛红的嘴唇逃出些许轻柔鼾声,我长吁口气,放松的轻拍胸口,缓缓移至床边,低头注视床上略显柔弱的身躯,轻伏下身,眼中尽是不可言说的爱意,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潮红瞬间爬上洁白的面庞。


           “我偷偷亲他一口他不会知道的吧”


        紧闭上双眼,双颊随着低头的程度逐渐发红,越是低,便越是红。我屏住呼吸,似是下定决心略一皱眉轻啄一口便立马弹开,可却并未发觉床上人嘴角一丝戏谑又有些甜蜜的扬起。抬手轻揉发烫的面庞,起身试图离去,可却猛然感受到背后一只有力的手正阻碍着,身体僵硬片刻,床上人便已先一步睁开双眼,轻柔转身将另只手也放至前人腰肢,先前那只也悄然攀至前人手臂,略微用力带动其转身,待得刹那间便交换了两人的位置,原本盖于身上的被子也随着动作掉落床边,窗边麻雀轻啼一声,轻抬头扇扇翅膀便飞入辽阔中。房间里两人鼻尖轻触在一起,身下人眼中尽是慌张,不断偏头试图逃离目光,可上人强势压制偏更凑近几分,两人双眸相对,尽是爱意四逸。上人紧接嘴角勾出一丝扬起。


          “这样做了,还想着逃呢?”





ps:[20fo发后续嘻嘻嘻(逐渐纯洁的笑声)]

魔冒新文,轻喷谢谢!

      “曾经刻骨铭心过的爱已被”

                                              “鸠占鹊巢”


        我颤抖着双手紧握着今日最新的报刊,指尖已深深嵌入纸中,报刊头版上赫然写着“富家女子与知名魔术师立下婚约”我双眸紧盯被加大加粗的这段文字,控制不住眼中晶莹滴落至文字下的配图之上,模糊了其中男子的脸庞。耀眼的阳光自窗棂照入,直至报刊之上,无意中让仍未干涸的晶莹煜煜生辉,我的心却如坠万层幽谷,带来剧烈而又深刻的悲戚。

        


        平复心情。我细致端详图片,其中男子虽面带笑容。却甚是虚假。和善眼神中也并未发出希望的光。



      “瑟维,你一定是还爱我的,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对吧?”



        我缓缓起身,压制住心中的悲意,平复好心情,随后认真整理着装,习惯性轻拿起其照片放入胸口口袋,可我彳亍片刻,却将照片取出,又放回原处。



        推开大门,阳光强硬地冲入房间,扑了我满怀,闪耀得睁不开眼。我抬手遮挡。感受阳光带来的温暖,缓待双眼适应,才轻揉其缓缓睁开。走出大门。我辨认方向片刻,便大步前进,我决定…


           “我,要去找他。”



魔冒短文,轻喷

                库特·弗兰克__青绪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我轻抹额头上的细汗,这场梦己不知重复过多少次,我却仍无法克服它给我带来的恐惧,梦境中挚爱的身影无数次倒在血泊中,我却一直无能为力……那个恶魔的笑声令我发怵。双腿失去了应有的作用,跌倒在泥泞的地面。“他”狂笑着扭头看向我,钢铁制成的义肢踏着我挚爱那还未僵硬的身体,右手发力拔出电锯,殷红随着钢刃的颤动滴落在地。形成一朵朵血花绽开在地面,无比璀璨,无比可怖。


        “他”向我奔来,我奋力转身试图逃开。可看着远处血泊中挚爱那算不上壮实的身影,他的怀抱曾给我带来过无数温暖。我的双腿失去动力,跪倒在地面,眼中晶莹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心跳也达到顶峰……电锯,贯穿了我的身体,我低头看着胸口,殷红成股随着钢刃流向地面,电锯颤动着,不间断的给我带来钻心的疼痛,我扭头看向挚爱的遗体,缓缓失去了意识。


        眼中逐渐恢复光明,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猛然摇了摇头。试图将杂乱的思绪都甩出去,紧接着,我接了一捧凉水,扑向自己的脸庞,冰冷的水刺激着我的感官,我总算是清醒了很多。


        从衣物架上取下我略有些破旧的背包,装入了出游的必需品,臂弯夹着我心爱的游记 ,随之将我挚爱的照片轻轻放入胸口离心脏最近的口袋, 我推开房门,朝着庄园的方向大步走去,我听说庄园主有复活死者的方法,所以......瑟维……


           “我愿为你对抗恶魔”,

                         

                       “也愿为你放弃所有”。


今早奈布在衣柜里发现惹一件奇怪的衣服鹅鹅鹅鹅鹅鹅

@顾星尘げ 你要的紫毛hhh
画的不好不要怪我!
动动嘴就好!别动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