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绪绪绪绪绪

坐上我的小木马,逃离这个大世界

魔冒新文,轻喷谢谢!

      “曾经刻骨铭心过的爱已被”

                                              “鸠占鹊巢”


        我颤抖着双手紧握着今日最新的报刊,指尖已深深嵌入纸中,报刊头版上赫然写着“富家女子与知名魔术师立下婚约”我双眸紧盯被加大加粗的这段文字,控制不住眼中晶莹滴落至文字下的配图之上,模糊了其中男子的脸庞。耀眼的阳光自窗棂照入,直至报刊之上,无意中让仍未干涸的晶莹煜煜生辉,我的心却如坠万层幽谷,带来剧烈而又深刻的悲戚。

        


        平复心情。我细致端详图片,其中男子虽面带笑容。却甚是虚假。和善眼神中也并未发出希望的光。



      “瑟维,你一定是还爱我的,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对吧?”



        我缓缓起身,压制住心中的悲意,平复好心情,随后认真整理着装,习惯性轻拿起其照片放入胸口口袋,可我彳亍片刻,却将照片取出,又放回原处。



        推开大门,阳光强硬地冲入房间,扑了我满怀,闪耀得睁不开眼。我抬手遮挡。感受阳光带来的温暖,缓待双眼适应,才轻揉其缓缓睁开。走出大门。我辨认方向片刻,便大步前进,我决定…


           “我,要去找他。”



魔冒短文,轻喷

                库特·弗兰克__青绪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我轻抹额头上的细汗,这场梦己不知重复过多少次,我却仍无法克服它给我带来的恐惧,梦境中挚爱的身影无数次倒在血泊中,我却一直无能为力……那个恶魔的笑声令我发怵。双腿失去了应有的作用,跌倒在泥泞的地面。“他”狂笑着扭头看向我,钢铁制成的义肢踏着我挚爱那还未僵硬的身体,右手发力拔出电锯,殷红随着钢刃的颤动滴落在地。形成一朵朵血花绽开在地面,无比璀璨,无比可怖。


        “他”向我奔来,我奋力转身试图逃开。可看着远处血泊中挚爱那算不上壮实的身影,他的怀抱曾给我带来过无数温暖。我的双腿失去动力,跪倒在地面,眼中晶莹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心跳也达到顶峰……电锯,贯穿了我的身体,我低头看着胸口,殷红成股随着钢刃流向地面,电锯颤动着,不间断的给我带来钻心的疼痛,我扭头看向挚爱的遗体,缓缓失去了意识。


        眼中逐渐恢复光明,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猛然摇了摇头。试图将杂乱的思绪都甩出去,紧接着,我接了一捧凉水,扑向自己的脸庞,冰冷的水刺激着我的感官,我总算是清醒了很多。


        从衣物架上取下我略有些破旧的背包,装入了出游的必需品,臂弯夹着我心爱的游记 ,随之将我挚爱的照片轻轻放入胸口离心脏最近的口袋, 我推开房门,朝着庄园的方向大步走去,我听说庄园主有复活死者的方法,所以......瑟维……


           “我愿为你对抗恶魔”,

                         

                       “也愿为你放弃所有”。


今早奈布在衣柜里发现惹一件奇怪的衣服鹅鹅鹅鹅鹅鹅

@顾星尘げ 你要的紫毛hhh
画的不好不要怪我!
动动嘴就好!别动手啊!